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亚洲性图  »  骚妇做性奴
骚妇做性奴
我叫黄明珍,38岁。因为一些原因不得已我到了“美奴所”当了一名SM女郎,“美奴所”是一处专美为SM爱好者提供场地和小姐的地方。我顾名思意就是一名受虐女郎。干这一行虽然可以有丰厚的收入但吃的苦受的虐待也不是普通人可以想像的,下面就说一说我第一次出锺吧

这里的出锺分2种,第一种就是内锺,意识就是在“美奴所”内被客人包,第2种是外锺,就是被客人包了带出去,时间不定,时间越长,当然钱也越丰厚。

记得我第一次出外锺是我第一天到“美奴所”上班还没有适应环境就和一个叫小颖的女孩一起被一名客人包了外锺,时间是1个月。那天天有些热了。我穿一件米色的连衣超短裙,一双肉色的厚长筒袜、红色高跟鞋。小颖和我穿的一样的穿着,但颜色不一样。(这是客人事先要求的)受命去某地方的XX酒店702房找狄先生。来到酒店的路上一路想着我会如何的受到虐待,曾经听姐妹们说过受到的非人虐待心理就有些发毛“你新来的可要不知道,这些人都不会把你当人看,虽然不会把你弄残废和留下明显的伤痕,但多数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你越痛苦他们就越兴奋了。”想到这些我的冷汗已经出来了。小颖毕竟是老手了也许是习惯了,到看不出有什幺不适。

哎!不知道我第一次的出锺会是什幺样的命运。想着想着以到了702的门口。我默默的站在门口,小颖好象看出了我的心事含笑着安慰“不要怕,不会有遗留的伤害的,虽然痛苦点但但再苦在累不就是1个月,想一想坚持一个月钞票就到手了”我感激的笑了笑没有说话。我知道小颖说的没有错,坚持一个月钱就来了,可是一个月啊好长的时间,不知道会有什幺样的命运。小颖说:“进吧,站着也不是事迟早的事。”说着已经按响了门铃。

随着门铃的想起我感觉到了心脏的跳动声,“啊。知道迈进了这个门就等于是地狱的开始了”我的冷汗也流了下来。

当门铃第2次响起的时候门就开了,门口站了一位40多岁的男人。只见他看到我们眼就发癡了,我感觉他的目光就没有离开我。看的我很彆扭,还好是小颖打趣的笑着说:“怎幺狄老闆不打算叫我们进去?是嫌弃我们丑?”

那狄老闆好像醒了过来便说:“哈哈哪里那里,怎幺会,“美奴所”的姑娘就是漂亮,每个都好像仙女,快快请进。”

我的脸顿时红透了,但是小颖马上对狄老闆说:“是吗?哈哈,那老闆可要爱惜我们呀,不要把我们折磨的太狠呀。”只见小颖从容的进去了。我也随后跟了进去。狄老闆色咪咪的笑着说:“那是当然了,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2位美女的哈哈 ”

进去闲聊了一时狄老闆就说:“我们是下午4点的车,只有2张票只有委屈一位小姐逃票了。”

“逃票?什幺意识?怎幺逃?”我好奇的问。

“呵呵,很简单。只要你们其中一个进这里一直到目的地就可以了。”说着狄老闆拿出来一个皮箱,大小刚好一个人绻身窝在里面。我倒吸了一口凉气在想“这里到目的地要15、6个小时,在这个箱子里不难受死了,我明白了这都是他设计好的了”

“你们谁进?”狄老闆似笑非笑的说让我看都有些恐惧。

我看出来小颖的脸色也变了,显然她也害怕进这里到目的地,我看着她不知道怎幺办才好,小颖看了我一下笑着对狄老闆说:“狄老闆她是新来的就叫她先尝试一下吧!”

“不要呀,我不干!”我本能的反映脱口而出。

“哦!她是新来的呀,那她还不知道SM了,这样吧,照顾一下新人这次你就先进吧,我们回去在慢慢教她,你先去洗个澡,我们準备一下吧!”狄老闆原来意识是叫小颖进呀。

“狄老闆,我不~~~~~~~~”

“快去就是你了。”只见狄老闆面带怒色的打断了小颖的话。

小颖的脸色很难看知道在说也是没有用的了,她恶狠狠的看了我一眼无奈的进了浴室。

“来我们一起去洗澡。”狄老闆命令我也脱去衣服一起进了浴室。

我们洗完后狄老闆叫燕趴在浴室的面池上说:“由于你要特殊的运送到目的地所以要先给你清理肠道”这个燕好象已经习惯了到没有什幺反映,顺从的趴在面池上。狄老闆把水管打开一头直接插进了小颖的肛门里。就看见小颖的小肚慢慢的鼓了起来,她好象很难受开始小声的呻吟了起来:“啊啊可以了,不要在灌了。”狄老闆刚拔出了皮管就见小颖跑到马桶旁开始排泄了,如此的清洗了3次狄老闆才满意叫小颖在沖一下身子。

等到小颖出来的时候只见狄老闆打开了皮箱,我一看哇!里面放了好多的跳蛋、绳子等SM用品,小颖苦笑了一下说:“狄老闆不要了吧,到你家在好好的调教也不迟呀。”

“哈哈,那怎幺行快来我来给你化装。”小颖也没有办法,狄老闆拿出来一个双跳蛋一个塞进小颖的阴道一个塞进了肛门然后又拿出来一个口球上面带一根长长的透明管子,我起先还不知道这个管子有什幺用后来才知道只见狄老闆用口球塞进了小颖的嘴里另一头的管子擦进了她的尿道一直到膀胱,她在那里痛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嘴里只能发出“呜呜~~~”痛苦的叫声,狄老闆笑解释说“呵呵,这样她就可以小便了,不然在皮箱里怎幺小便呀,要15个小时才能到目的地来。”说着狄老闆便用绳子给小颖捆了个丁字裤使塞的东西不容易掉出来。然后命令小颖穿上她的裤袜,再把她的双手背在身后手掌并在一起用黑胶带裹上,在把她的双腿和身子并蜷在一起用胶带一圈一圈的裹上一直把2个脚也裹了起来才为止,使小颖蜷在那里一动不能动。最后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头套套在了她的头上,只有鼻孔的2个小洞可以留呼吸。

“哈哈,好了,要不是远怕你血液不通就用绳子绑了,这次就便宜你了。”说着把只能发出轻微“呜呜~”叫声的小颖抱进了皮箱。把跳蛋的插头接在了皮箱里的蓄电池上,狄老闆说这个蓄电池足可以工作到目的地了。狄老闆之后就打开了电源并关上皮箱的盖子,小颖将在这个小箱子里度过1天多她特殊的旅途。我仿佛感觉到了跳蛋在小颖的体内正在疯狂的跳动,她正在痛苦的呻吟着的声音。哎!还好我逃过了这幺一节。

“来,到你了,把这个穿上。”狄老闆的话打断了我的思路,他递给我了一个皮子带阴塞和肛塞的贞操带和一双黑色开档连裤袜。我无奈的穿上裤袜,在穿贞操时肛塞太粗了,我刚塞进一点肛门就痛的再也不敢往里塞了,我看着狄老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怎幺怕痛呀,哈哈,来我帮你吧。”狄老闆看出了我的心事,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还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他来到我身边和我说话分散了我的注意的同时狠命的将肛闩塞进了我的肛门。我顿时痛的眼泪留了出来“呜呜~好痛呀求求你快拔出来呀。”我哭着哀求到。可是狄老闆根本不顾我的哀求并说:“没有什幺马上习惯就好了,哈哈 ”狄老闆一边笑着一边把贞操带上的锁锁上了。

“好了,你就先简单的凑合一下就这样可以了。把衣服穿上我们走吧。”说着把装小颖的箱子擡到了一个小行李车上然后他就穿起了衣服,我知道在求也是没有用的了只好哽咽的穿上自己的衣服,就在一切準备好準备出门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了我丢在床上换下的长筒袜,狄老闆说:“来,把这个塞进嘴里你就不要说话了!”

这个可是我穿了2天的了,我说:“不要呀,好髒的”

“自己的髒什幺呀?快别啰嗦了!”我只好拿着丝袜慢慢的塞进嘴里。

脚汗使丝袜在嘴里有些鹹丝丝的味道,使我有些想吐的感觉。狄老闆推这箱子我们来到酒店的门口拦了一辆计程车,他先把箱子装进了车的后备箱我先上了车,忘记了自己穿着早操带一屁股做在了坐位上顿时肛门像被撕裂了一般,我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因为嘴里塞着丝袜没有叫出多大的声音,我赶忙捂住嘴,翘起屁股等疼痛过去才敢慢慢的坐下。这时狄老闆和司机也把箱子装好上了车。车子开动了,汽车每颠簸一下阴闩和肛闩都狠狠的顶一下,这哪是在做车要到像是在受刑,“哎!这才刚刚开始不知道以后还要遭受什幺样的折磨等待着我 ”我不敢在想下去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汽车很快的开到了车站,狄老闆和司机把装着小颖的箱子从车的后备箱慢慢的擡了下来,狄老闆说:“慢点啊,箱子里放的易碎物品啊。”狄老闆一边擡一边叮嘱着司机。

等箱子轻轻的放到地上后狄老闆掏出一张钞票并说:“不要找了!”

“啊谢谢啊谢谢老闆了。”狄老闆笑笑没有说话把箱子的把手拉了出来便和我一起往车站走去。因为到列车开车还要有一段时间,所以我们先到列车候车室去等车,到了候车室找了2个空位做下。

“把丝袜拿出来吧,这里人多了,喝点水吧。”狄老闆一边说一边拿给我一瓶绿茶,我感激的点点头接过绿茶。我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拿出嘴里的丝袜拿出来塞在了口袋里。天气的炎热加上嘴里塞着丝袜早就口乾舌燥的了。打开瓶盖就灌了半瓶。

狄老闆也喝了一点就把放小颖的箱子挪到了跟前,说:“这小美女在里面一定还在爽呢!”他微笑着和我悄悄的说。

没当我看到这个箱子心里都特别害怕,在里面就象于世隔绝,要呆10几个小时。候车室人也很多可是谁会想到我们箱子里装的是一个活生生的美女。

等了一时广播便响起了剪票的声音,“我门也走吧!”狄老闆一边拉起箱子一边和我向验票的闸口走去。

上了列车我们找到自己的地方,是单独的房间,有4个位置。里面已经有了一对年轻的夫妇了。进去后狄老闆把箱子塞在了床下,便和那对夫妻互相聊了起来。我在一旁很少说话,列车缓缓的开动了。他们聊的好象很尽兴,我躺在上铺听着听着不知不觉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被狄老闆推醒,他说:“该吃饭了,起来了!”

这时我才看到外面已经黑了下来,那对夫妻也不在了估计出去吃饭了。我爬下床刚穿上鞋子,就听着狄老闆说:“我门看看她怎幺样了。”

“好啊!”其实我早已经想看看小颖现在是什幺样子了。狄老闆拖出箱子打开,估计是小颖感觉有人开箱子了,拼命晃动着头(现在她也只有头能够动)。我虽然看不到小颖的表情可是我可以感觉到她现在一定很痛苦。狄老闆拍了拍她的屁股笑着说:“旅行才开始,在坚持一下了。”其实说了小颖现在也是听不到的,她的耳朵已经被封上了,说完就把箱子从新锁上了。

“走,我们去吃饭。”说着狄老闆拉着我便往餐车走去。

吃完饭出来我饱到有点想小便,叫狄老闆先回去我先去了小便。还好列车的厕所只能一个人进,不然很容易被人发现我还带着贞操带,那就丢死人了。等小便完后回到车厢他们又在闲聊来,哎!寂寞的旅程也只有靠这个来打发时间了。可是我没有什幺兴趣和他们聊天,主要是有一点内向加上有心事。回来便脱了鞋子爬到了上铺一边听他们聊天一边想着自己的心事。

我心想:“不知道小颖现在在想着什幺。哎!要是我被装在箱子里现在是什幺情形。还好不是我,要不我一定疯了,不能看不能动不能听。多幺可怕。现在我很庆倖自己,虽然下面的小穴和肛门被塞了东西,不过现在也有点习惯了,最少我暂时还是有点自由的。”

由于天气热,脚上还穿这皮鞋走了半天,真想好好的洗个脚,可是我知道这个是不可能的了,带着贞操带丝袜都脱不下来,看来我是要穿着这双丝袜到他的地方了。连睡觉也不能脱,不过想想小颖现在的处境我也感到满足了。

转眼到了深夜他们也要上床睡觉了,狄老闆爬到上铺边把跳蛋悄悄的打开,开到了最小。我乞求着他说:“不要啊,有人啊”

“没有事,只要你不放蕩的叫,他们不会知道的,不要关了啊,不然有你好看的,你也睡觉吧!”说着狄老闆把被子给我盖上就回到我的下铺自己睡觉了。

跳蛋在我的下体慢慢有节奏的跳动着,顿时感到快感慢慢的传便全身,可是不敢呻吟。怕别人听到,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忍着。我不敢往上面想,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脑子里只有想一些其他的事情。肚子这个时候也有点饿了,哎,因为在这段时间大便是不可能的,所以晚上吃饭没有敢吃的太多。可是现在独自却咕噜咕噜的叫了。

我被一阵喇叭的声音吵醒,仔细一听,是说下一站就是目的地了。我看看旁边发现他们已经起来过了,“是快到了吗?”我问狄老闆。

“是啊,看你睡这幺甜就没有叫醒你,快去洗漱準备一下马上下车了。”狄老闆笑着回答。我起身发现跳蛋已经不跳了,不过内裤已经被从贞操带旁边流出的弄湿了一片。来也没有买内裤又不能拖掉,只能继续穿了。

到了目的地已经是中午了,出了火车站就找了一辆计程车直接到了狄老闆的住处。那是一栋独院的小别墅,哇,里面好漂亮。我什幺时间才能拥有这样的房子啊,我心理暗暗的想。我刚看完大厅发现狄老闆已经把小颖从箱子里抱了出来,正在剪掉她身上的胶带。等把她身上所有的“装备”去去完了,终于看见了小颖的样子,她脸色白的很吓人,两个眼通红,不知道是哭的还是猛然见到阳光搞的。躺在地上不住的喘了粗气。估计是小颖由于箱子太小,只能蜷缩在里面太久,两条腿已经麻木了还是蜷在一起,狄老闆慢慢的把她小颖的腿屡平,她像是很痛,可是没有力气叫了,发出的声音很小,我也赶忙过去帮者按摩她的双腿。

过了一时只听王老闆说:“来,我们去好好的洗澡然后去吃饭。”哇终于可以洗澡了,我高兴的想着,边扶起小颖一边跟在了狄老闆后面来到了他的浴室。里面真的很大,中间放着一个大浴缸。旁边还有一个桑拿房。我和小颖坐在旁边等看着狄老闆放水。做下后肛门被肛塞顶了才想起来自己的贞操带还没有去下。

“狄老闆,我的还没有去掉啊!”我指指下面。

“啊!哈哈把你忘了,来,我给你解开。”说着拿出了钥匙打开了贞操带,在拔肛塞的时候顿时感到一阵便意。

“狄老闆,我想方便一下。”我不好意识的小声说道。

“对了,你不说我都忘了,等一下,我来帮你们。”说着狄老闆就出去了,我正在纳闷他要做什幺就听小颖说:“哎,肯定又要灌肠。”说着就见狄老闆回来了手里着一个灌肠器,啊,我还没有用过这个东西,“不要了啊王老闆,我不方便了。”


“那怎幺行,你不方便也要给你们清理一下的了,这幺久没有清理了里面一定很髒了,还有以后不要在叫我狄老闆,在这里要叫我主人,快点趴在板凳上。”看到小颖很顺从的趴下了,我也只好慢慢的扒下,奈老闆不现在该叫主人了。主人走到我们后面先把管子的一头塞进了小颖的肛门,另外一头接到了一个容器里,看着液体慢慢的往她的体内流去。我的心理都有些发毛。主人又拿出一个管子不过和她用的不一样,是个中间带一个球型的。

“她经常灌了多少无所谓。你看来还是第一次就我手动给你灌吧。”主人解释到。

说着把管子的一头插进了我的肛门一头放在水里,他不住的按动中间的球体,我感到一丝丝冰凉的水在慢慢的注入我的体内,“啊,主人受不了了啊,可以了。”

“早来,不要说话,差不多的时候我会停止的。”我感到小腹越来越涨,一直在咕噜咕噜的响着,“啊 啊”我发出痛苦的呻吟,回头看小颖也是皱着眉头盯着那容器看,我估计那容器最少装了500cc的水现在下了估计有300cc了,我的下体已经感觉不到水的注入了只有肚子一点一点的大起。

“好了,照顾你就先灌250cc吧 ”终于停了,这个时候我的便意已经到了门口。迫不及待的到马桶上坐下也顾不得羞涩了。只能听到“呼啦、呼啦”的排泄声。我的脸感到滚烫的,这还是第一次在别人尤其是一个男人面前排泄,而且声音还这幺大。小颖也和我一样,不过到没有看出来她有羞涩羞涩的表情,到是很自然,看来是习惯成自然了。一直灌了3-4次他才算满意。肚子顿时空空的了。

等洗完澡主人便说:“帮我装点东西回来喝啊。”只见他拿出了一灌鲜牛奶和一瓶可乐。

“装这个做什幺啊?”我感到不是这幺简单的装,但不知道他是什幺意识。主人笑而不答,小颖像是知道了什幺笑的很不自然。

“小颖,你就装可乐吧,明珍,你装牛奶。”说着又拿出了灌肠的皮管。

我顿时明白了,“啊,怎幺能这样啊,不要啊!”我哀求道。可是主人更本就不理我的哀求,把2罐饮料都灌入了我们的体内。我灌的牛奶还好没有什幺气体,可是小颖~~只听到她的肚子不时的咕噜咕噜的响着。等灌完后主人叫我们和他来到一个房间,里面都是女人的各种衣服、内衣。又拿出2副贞操带,和我刚才带的是一样的有2个栓的,“还要带啊!”小颖皱着眉头说。

“是啊,不要出去吃饭的时候你们在控制不住流出来了,那时怎幺办?”这次由于体内灌了东西所以很容易的塞进肛塞了。又拿出衣服叫我们穿上,每人2双丝袜,一双是长筒的穿在里面一双连裤的穿在外面,然后穿上一套休闲服,也没有叫穿内裤。虽然都丝袜很薄可是天气这样的热还是很难受,在屋里有空调还好,等出了门才感到这里比我们这边还要热很多。顿时脚已经汗湿了。身上也是。

其实我和小颖早就饿了,尤其是小颖估计已经是眼冒金星了。吃饭的时候我们都狼吞虎嚥的吃起来,淑女的形象早就被抛在了脑后,而主人则一边微笑的看着我们一边劝我们慢点吃。不一时只见小颖突然停住了,脸色也有些变了,悄悄的和主人说了什幺。主人也没有去理会她,还是在那慢慢的吃自己的那份。没过一时我明白了小颖为什幺要停了和有些痛苦的表情了。她一定是有了便意,因为我现在也有了,估计刚才是饿的所以灌了东西没有感觉便意,现在肚子有了食物所以 我的汗也慢慢的流了下来,痛苦的一个手捂着肚子一个手握紧了筷子。脚在皮鞋里都蜷在一起。

“我们回去吧,主人!”我在主人耳边小声的恳求到。

“等我吃完啊,怎幺了?”主人阴笑着故意问到。

“我很急啊,求求你了!”我说。

“什幺很急?”他还真能耍我们,可是为了赶快回去只有继续恳求了

“上厕所啊,求求你了,我们回去吧,憋不住了。”我对主人说。

“我吃饭的时候不要在说这幺噁心的话。”主人打断了我的话。

我看看小颖,只见她知道恳求也是没有用的,又怕被别人看到她痛苦的脸所以趴在桌子上。我也不在说什幺了,知道没有用的,只有忍了,其实不忍也没有办法,锁不开,肛塞不区出来更本排泄不了。时间感觉过的很慢,每分钟都是在坚熬。终于主人吃完了。我们站起来走到门口都坐在车上。哇,汽车发动每颠簸一下都有大便出来的感觉。我情不自禁‘啊’的叫了出来。司机奇怪的看了我们一下说:“你们怎幺了?”

“没有什幺的,她肚子痛。”主人笑着说。

好不容易到了家,主人说:“现在游戏正式开始了,以后你们都要听话,我要你们做什幺你们必须的做,不然,嘿嘿 ”

我听到主人的笑都感觉汗毛都竖了起来。不过现在也管不了这幺多了只想赶快解决排泄问题。“把衣服脱光。”主人命令道。

我们顺从的脱下衣服,只留丝袜,我们站在大理石的地板上痛苦的捂着肚子。主人把我们的贞操带解开,但肛塞还是没有去掉,“好就在这里解决。”主人说。

“这里?这里怎幺解决啊,不是要排泄在大厅吧?”小颖奇怪的说。

我也在纳闷,地上这幺乾净。“当然不是,那样会弄髒我的地板。不要问这幺多,马上你们就知道了。”说完他拿出一捆绳子。就开始动手绑起小颖。

“求你先叫我方便一下在绑吧。受不了了啊!”小颖恳求着主人。

“马上就会叫你们方便的,再忍忍吧!”主人一边说一边把小颖已经上身捆上了绳子,然后到我。捆完后又拿出2个中间有管子的口球把我们每人的嘴里塞了一个,口球很大塞的嘴里满满的。又拿出了胶带把嘴的边上都粘上,这样嘴只能从中间的管子通气了。然后把我们的身体绑在一起再把我的头按在了她的档部,塞在裤袜里。主人叫小颖用双腿把我的头夹紧,用绳子把我的头和她的腿固定在一起不能动,她的头也同样被绑在了我的档下,我是又羞又有点噁心,到底要做什幺啊。现在我俩被绑在一起也动不了。

“现在你们还想方便吗?”绑完后主人得意的说。

我们不能说话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表示想。“那好现在看你们自己配合和哈哈。”主人大笑着说。

说完把小颖肛塞下的一个活动的螺母扭下并迅速把我嘴里口球通出的管子塞进燕姐的肛塞下的洞里。把小颖的口塞也用同样的方法塞进我的肛塞里。我们明白了他的意识,要我们互相喝对方灌进的饮料。我想想就噁心别说喝了。我们拼命的扭动身体和‘呜呜’的叫着。

“我知道你们不愿意。随便你们喝不喝。我也累了去休息一下,你们就在这里休息吧!”说完不管我们的抗议就走了。

我虽然看看不到主人可是听到他远去的脚步声,知道在挣扎也是没有用的,我用舌头顶住口塞的洞眼不让饮料流进嘴里,我也感到我体内的饮料也没有减少,相信燕姐也是顶住了洞口。可是便意还是很厉害,真的受不了啊,好痛苦 ~嗯嗯,眼泪不停的留了出来。第一是肚子实在很痛,第二被绳子捆的很紧。还有就是感到羞辱。我内心在挣扎的时候感到肚子里的饮料在往外留。

我估计小颖也受不了了,这样也不是办法,所以就只有放弃抵抗 我含着泪鬆开了舌头。饮料顿时留进我的口里 我的心里顿时反胃,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不去想这个饮料是从什幺地方流出来的。全当在用吸管在喝杯里的饮料 只能这样安慰我自己。

“现在游戏正式开始了!”我想起主人说的话心理就特别的害怕,不知道接下来还会怎幺样对我们。

【完】

阁下的支持是我们更新的动力-请点击下面把本站分享给你的好友圈及各大论坛贴吧YY★☆★☆★☆好东西要与大家分享哦